第289章 夺魁
书名:唐贼凶悍 作者:贼秃秃 本章字数:413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14:45:58

“呯~”

一声金属爆鸣,银剪戟和簪缨枪不知道第几次碰撞。

紫燕驮着曹悍与盖嘉运擦身而过。

紫燕甩甩头,重重地打了个响嚏,马唇边沿冒出些白沫,略显不安地轻轻刨动前蹄。

这是它持续作战最长的一次,体力消耗巨大,冲刺时的速度已有明显减弱,也不像刚上场时那样暴躁地尥蹶子飞踹盖嘉运胯下黑马。

盖嘉运胯下黑马也是一匹神驹,是二张专门从御马监弄出来给他的,品相不在紫燕之下。

曹悍和紫燕,这一次都算是遇到了真正的敌手。

“好伙计,再坚持一会,胜利一定是属于咱们的!”

曹悍连连抚摸马颈,稀疏的鬃毛下渗出黏黏汗液,紫燕唏律律甩甩头,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。

三百招过后,曹悍体能上的优势完全显现出来,他这具挂逼体质还是强出不少,在这种超高强度的比拼下,体能就是取胜的关键!

将银剪戟换到左手,曹悍活动着有些发酸的右臂和肩膀,凶狠的目光盯紧五六十米之外的盖嘉运。

这家伙的体质也够变态的,换做别人,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激烈比拼三百招,耗也得耗死了。

在招式技巧上曹悍知道自己并不占优势,只有依仗体能和力量才有取胜希望。

薛家戟法他已经学得七七八八,招式运用日趋圆满,却总觉得差了些什么。

这让他在和盖嘉运这种绝顶高手比拼时有些难受,总是觉得无法全部释放战力。

这是他在全力施为之下感受到的瓶颈。

“不管啦,先想办法赢下再说!”

曹悍暗暗咬牙,炯炯的目光里满是坚毅,双腿猛夹马腹,紫燕唏律一声再度冲起!

黄沙在马蹄下四溅,沙尘被甩在身后,四方将士们毫不吝啬地献上助威吼声,山坡上高高竖起的战鼓,几名赤膊壮汉奋力敲击,隆隆声回荡在天地间!

盖嘉运汗涔涔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他的战意同样不减,只是体力损耗巨大,让他的精神难免出现松懈。

曹悍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悍。

他的薛家戟法算不上大成,可激烈火拼三百招过后,他的力量和速度只是稍稍减弱,这就很可怕了!

什么样的怪物才具有此种非人哉的体质?

盖嘉运在安西也算久经沙场,他当然明白,战场上拼杀到最后,技巧章法都不重要,谁多一口气多一分力,谁就能杀死敌人活到最后。

望着在一片吼叫助威声中,哇呀呀大吼着纵马杀来的曹悍,盖嘉运突然有些明白了,自己差在什么地方。

他冷傲孤僻的性格缺少几分霸道张狂之意,缺少了这种挟太山以超北海,一往无前的勇烈气势!

而在战场上,在军伍间,这种虎威恰恰最受将士们敬仰尊崇。

这样的人好似头顶的烈阳,能让周围的人感受到热度。

曹悍每一次挥戟,每一次策马都能引来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,就是最好的证明!

他已经用自己强悍的气势征服这些大周将士,让他们为他欢呼喝彩。

这片方阵,已成他的主场!

一声暴喝将盖嘉运从恍神间惊醒,只见银剪戟一侧月刃裹挟破风声朝他杀来!

盖嘉运惊出一声冷汗,奋力挥动簪缨枪,嘭地将戟头打歪,险之又险地避过这一击!

“专心点!万一不小心割掉你的脑袋,我可不负责啊!”

曹悍怒喝一嗓子,拔转马头双手持戟杀来。

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!”

盖嘉运也心头火气,抖擞精神催动胯下马迎战。

“哈哈哈~~”

曹悍咧嘴大笑,大戟舞动如风,银色的戟头泛起刺眼白芒,远远望去好似神兵耀动!

一顿疾风骤雨般的劈砍削刺,盖嘉运咬紧牙关勉力支撑。

那杆虎头簪缨枪也着实不凡,枪尖旋转间抖出一片枪花,速度上尤胜方天戟!

好在曹悍聚精会神下应对得当,没有盲目的提高挥戟速度,而是稳扎稳打从容应对,银剪戟沉重刚猛,只要能将簪缨枪的初期攻势压下,后续威能便会逐渐显现。

紫燕和黑马紧紧贴靠在一块,两匹神驹早已没了起初时的神气劲头,各自垂头喷吐滚烫鼻息,偶尔翻起马唇露出大板牙,狰狞地朝对方脖颈上不轻不重地啃一口,以示本马的倔强。

几轮贴身比拼后,盖嘉运双臂微微颤抖,曹悍也累得不轻,好在持戟双手还算稳当。

盖嘉运咬牙想要脱身拉开距离,找机会歇口气,曹悍哪里会让他得逞,长戟探出朝他腰间一划,盖嘉运侧身躲过,抓紧缰绳催动战马。

曹悍洞悉他的意图,戟尾在沙土里猛地一挑,掀起些砂砾打在黑马头部。

黑马唏律律叫唤着闭上眼甩头,习惯性地止住蹄子往后退了几步,还没跑起来就被迫止步。

“卑鄙!”盖嘉运大怒。

“哈哈哈~~想溜?没门!”曹悍得意大笑。

盖嘉运怒吼着挥动枪杆打来,曹悍提戟迎战。

又拼过数十招,盖嘉运气力不支的迹象越发明显,曹悍也感觉阵阵疲惫袭上全身,但相较而言,他的体能还是占据优势。

“趁你病要你命!”

曹悍目中精光大盛,陡然加快了出招速度,沉重大戟再度爆发威力,一个虚晃戟头骗过盖嘉运,朝他面庞直刺过去,等盖嘉运双手横握枪杆,身子后仰躲避时,猛地朝后一拉!

月刃卡住枪杆,曹悍用力一拽,而后朝他手握处横削过去,趁着盖嘉运脱手时再度用力拉拽,将簪缨枪从他手中卸掉!

大枪飞出重重地砸到场边武卒竖起的盾牌上,发出嘭地一声,而后坠地。

曹悍手腕翻转大戟一扫,月刃抵在了盖嘉运的咽喉处。

“你输了!”

曹悍大口喘气,筋肉虬结的手臂微微发颤,这是他来到武周后最为辛苦的一战。

盖嘉运瞬间的失神后,深棕色的眼睛里流露些许不甘怒火。

但他也知道,这次的确是自己败了,败在长时间的拉锯战后,身体不堪重负。

盖嘉运闭了闭眼再度睁开,咬牙低喝:“下一次,我的枪会更快!”

曹悍收回大戟,咧嘴一笑:“我等着!”

盖嘉运凶狠地看他一眼,似乎要将他的脸镌刻在脑海里。

黑马驮着他慢慢走到场边,从几名武卒手里接过那杆分量不轻的大枪。

“喂等一下!”曹悍忽地出声叫住,“问你个问题,为何我总感觉戟法不够圆润,施展的时候不够随心所欲?”

盖嘉运沉着脸默然了会,冷冷地道:“去经历真正的战场厮杀,让这杆戟在你手中饱饮人血,而后你就会得到答案。”

盖嘉运说完,深深望他一眼,纵马疾驰而去,列阵的武卒让开一条通道,以崇敬目光目送他远去。

虽然最终的优胜者不是他,但他的表现也足以征服众将士。

曹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冲着盖嘉运化作黑点的背影大喊了声:“谢啦!~”

紫燕昂首阔步地驮着曹悍,迈动强健步伐朝行营大帐所在的丘陵走去。

四方,无数火热目光注视着他。

这个赤膊提戟猛如虎的男人,堪称盖世勇将!

他的名字将会被这十数万大周将士牢牢记在心里!

曹悍从密密麻麻退让开的人群中走出,方阵四周的将士们迅速聚拢列队。

调转马头,身前是黑压压望不到边的甲兵。

他猛地高举银剪戟,嘶声竭力地怒吼:“大周威武!”

三军将士们目露狂热,齐声回应:“将军必胜!”

“大周威武!”

“将军必胜!”

紫燕如旋风般冲上丘陵,曹悍在行营大帐前下马。

早已等候在此的薛讷等人纷纷涌上前。

薛讷接过银剪戟,重重地与他拥抱一下,激动地低声道:“多谢师弟为愚兄完成心愿,让薛家戟法重新威震当世!今日这一战,足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!”

曹悍咧嘴笑了笑,却是口干舌燥有些说不出话。

李隆基捧着一件武袍庄重无比地亲手为曹悍披上,瞧那浅绯颜色,代表五品以上官职身份。

“曹大哥从今起就是名副其实的将军了!”李重俊咂嘴感慨。

曹悍穿好袍服,整理着装,朝美目泛红望着他的李仙蕙笑了笑。

注意到李乐云也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注视着他,曹悍微微颔首,大踏步迈入大帐。

帐中数十位王公重臣齐刷刷看来,曹悍昂首挺胸,目不斜视,步伐沉稳有力,只在路过相王时稍作停顿,朝他鞠身行礼。

李旦笑吟吟地抚须颔首。

他身边的太平公主抿紧红唇,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显得淡然一些。

不过曹悍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激动,那是她为自己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。

曹悍低垂眼皮,强忍住与她对望的冲动,朝前走两步,在绵软的地毯上单膝跪下。

武则天满脸笑意,接过上官婉儿递来的笔,亲手在那份金册上写下曹悍的名字。

上官婉儿双手捧着金册走到身前,稍稍提高些音调:“圣人钦命,擢曹悍为从五品下游击将军!”

“恭喜了,曹将军!”

上官婉儿吐气如兰,声音轻柔,满脸笑意。

曹悍急忙双手接过,抬眼一瞟,不由心中一突。

这婆娘咋地啦?看到我取胜她有这么高兴吗?

印象中,这还是上官婉儿第一次对他笑得这么好看。

“臣谢陛下隆恩!”曹悍小声说了句谢谢,然后赶紧叩拜谢恩。

李显捧着托盘上前,清清嗓朗声道:“孤行河北道行军元帅令,命曹悍担任先锋斥候军将军,隶属于奇兵总管富福信帐下!”

“末将接令!”

曹悍重重抱拳,心头漾起几分兴奋,这轻飘飘的托盘里面有兵符印鉴,代表的可是实打实的军权!

坐在下首的张昌宗鼻孔里重重哼了声,却无可奈何。

张易之细长的眼缝敛去精芒,又是这个曹悍将他们兄弟的盘算打破,从今往后,只怕要在此人身上多多留心了。

武三思捻着黑须,面带微笑打量着曹悍。

跟此人比起来,李楷固、骆务整、张景雄之辈黯淡无光。

武家急缺的,不就是这种能够引得三军瞩目,在军中声名昭彰的将才吗?

武三思想起圣人曾经跟他提到过的事,想让曹悍和李楷固等人一样,娶武氏女与武家联姻。

起初武三思不太在意,有李楷固等人,也算补强了武氏在军中缺乏人手的尴尬境地,又何必去跟东宫争一个曹悍?

可现在看来,虎是虎,狼是狼,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!

“且看看此子在此战中的表现再说吧!”

武三思心中有了计较,如果曹悍当真有能耐,他倒是不吝拉下脸面与之交好。

武三思相信,什么恩怨情仇在绝对的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,只要价码够高,将曹悍从拥唐派里争取过来,也不是不可能。

武则天起身环视众臣,双臂一展威严地道:“诸卿,随朕登上祭坛,祭告天地,送三军将士出征!我大周天兵必将突厥人赶回漠北,凯旋而归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